柯受良才是真性情,劉德華也拿他沒辦法,仗義一生卻窮困潦倒

他叫柯受良,在電影裡他騎著摩托載山雞壓彎。在電影外他騎著摩托飛越長城,他的事蹟不多,卻足夠驚嘆。

飛越黃河、飛越長城、飛越布達拉宮,每一次驚險飛躍都是因為愛國。他的歌曲不多,卻足夠經典《笨小孩》《我不做大哥好多年》,每一首都是實打實的神作。

他是香港娛樂圈永遠的大哥,他的故事知道的人卻不多,16歲時,柯受良為謀出路跑到台北在劇組跑龍套,可跑龍套賺錢少,為了多賺錢,他選了替身這個行當,因為這一行,只要你夠拼命就能賺到錢。

最開始他替人滾山崖被挨打,但為了快速闖出名聲,還越來越大膽,摩托、飛車、跳樓,只要導演說要,他從來不拒絕。

1982年,曾志偉拍攝電影《最佳拍檔》,電影中有一段摩托飛車戲,摩托車要以時速150公里的速度從大廈樓上破窗而出。不僅如此,最後還有一個凌空飛起滯空五秒後再落入大海的驚險鏡頭。

為了這個鏡頭,曾志偉找遍了香港有名氣的特技演員,卻根本沒人敢接,還說這就是不可能的任務,可當他給柯受良打電話時,柯受良就說了一個字“好”。柯受良答應很爽快,但越這樣,曾志偉心裡就越沒底。

曾志偉不放心,專門喊了兩輛救護車,結果柯受良先是駕駛摩托從十多米的高速公路上直直飛出,然後破窗一躍。緊接著一連串驚險飆車,最後在海邊凌空飛起,而這個鏡頭也成了奠定柯受良地位的經典畫面,從此後,他有了一個新的外號“柯大膽”。

但就是這種拼了命也要幫朋友的性格,讓他成了圈內有名的好大哥,連成龍搞不定的特技也要跑去找他。

1986年,成龍拍攝電影《龍兄虎弟》,有個飛車鏡頭特別重要,要飛越六車道的高速公路,總共75米,由於距離太遠又沒有防護,所以沒人敢做。他找到柯受良幫忙,柯受良二話不說,開著車直接飛了過去。

由於人緣太好,那些年紅極一時的《賭俠》、《賭神》、《古惑仔》等等,不管是誰的電影都會找他客串,因為在娛樂圈如此真性情的人,大家都想跟他交朋友。

1992年一個英國人宣稱要騎摩托飛越長城,還要申請吉尼斯紀錄,柯受良已經火冒三丈,我們的長城怎麼能讓一個外國人先飛?於是他全力以赴,終於搶在老外前面,凌空飛躍了38米的長城烽火台,也被列入吉尼斯世界紀錄。

他對著媒體說:“長城是父親,黃河是母親,我身為一個中華兒女,那我可以代表中華兒女證明給世界所有人看,我們中國人也做得到的。”

1997年香港回歸,柯受良決定用駕車飛越黃河壺口瀑布作為獻給中國的賀禮,可是飛越黃河需要大量資金籌備,自己賣掉房子,加上父母給的50萬還是不夠。為了籌錢,他三次打電話給張學友,但硬是沒好意思開口,最後還是張學友主動問是不是錢的問題,他才開口借了30萬,張學友直接轉給他50萬。

帶著這些錢他開始試飛,第一次車子直接翻了跟頭當場報廢,好在柯受良只是受了點輕傷,但幾十萬就這樣沒了,後邊兩次試飛雖然勉強成功,但距離最遠也不過42.5米,距離黃河的55米還差一大截。

可此時已經到達了約定時間,黃河兩岸早已經人山人海,50塊一張的門票,主辦方准備了6萬張全部賣完,央視更是啟動兩架直升機進行現場直播,黃河兩岸實際到場人數已高達十萬人。

儘管已經試了三次,但這最後一越柯受良的心裡還是緊張,但轉念一想,這次飛躍關乎國家,關乎民族,他擲地有聲地說了一段話:“中國人有足夠的能力,足夠的勇氣力量,做好世界上的每一件事情,用這個迎接香港回歸的懷抱”。

他坐進車裡,駕駛戰車全力衝刺,兩邊的人都緊張到窒息,只見一道銀色閃電劃過,車輛飛過黃河直直向對岸衝去,一頭扎進用紙箱組成的緩衝區。這次飛躍成功之後,柯受良開始更加瘋狂。

1998年,劉德華找來吳宗憲一起錄歌曲《笨小孩》,結果柯受良喝醉了,直接招呼不打就跑進錄音棚裡跟著一起錄,聽說是錄音的時候自己跑進來的。

三個人裡只有柯受良不是專業歌手,但只有他唱出了歌中的灑脫,而這個三人合唱版也成瞭如今最經典的版本。可是到了發布會的時候,因為來回奔波太累了,這個老男孩柯受良的起床氣一上來,連劉德華也把他喊不下床。

可他即便如此,也沒人會往心裡去,因為對朋友他灑脫率真,從不因為別人身份地位而改變自己的性格。

對家人,他體貼照顧,出道30年沒有緋聞。

對國家赤膽忠心,飛越黃河、飛越長城,用一次次飛躍揚我國威。

《笨小孩》之後,劉德華看出大哥是個麥霸,為了幫他圓一個歌手夢,便專門針對他灑脫豁達的性格,量身又給他定做了一首歌《我不做大哥很多年》。

很多人總以為因為這首歌人們才將它稱作大哥,但其實錯了,正因為他豪情萬丈夠大哥,所以才有了這首歌。

在飛越黃河前,他在黃河兩岸勘察時發現,這裡的孩子很多都沒有上學,於是他許下心願要飛遍所有標誌建築,並且每一次飛躍都要籌集善款捐贈一所飛躍小學,可惜飛躍小學也只捐贈了兩所,他就因哮喘病遺憾離世。

柯受良去世後,由於生前所有積蓄都用在飛躍事業和慈善,以至於家人連給他的葬禮都無錢置辦,但正是因為他重情重義,所以儘管離世許久,劉德華幫他嫁女,張學友幫他養兒,眾多巨星為他舉辦悼念演唱會,將所有收益全部交給他的家人。

如今,柯受良早已成為所有人共同的大哥,他用飛躍的方式告訴這個世界,這裡他來過,他也用這首歌給愛他的人留了一個地方用來寄託。